Global Sources 世界經理人

廣告
熱點搜索
戰略規劃
組織架構
企業并購
市場定位
資本運營
廣告
首頁    企業戰略   企業戰略管理    正文

To B,骨頭硬,但肉多

  筆記俠  2019-11-01 00:00:00
誰在重劃產業版圖?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筆記俠”(ID:Notesman),世界經理人經授權轉載。

編者按:

如今To  B(產業互聯網)在國內“被寵”,主要原因還是因為這塊骨頭,雖硬,但肉多。雖然企業和企業之間做生意可能有些無聊,但畢竟是一塊多肉的骨頭,哪個都愿意來咬上一口。

從過去一年的表現來看,巨頭們的To  B(產業互聯網)之路并沒有因為自身強大的實力就所向披靡,但是,To  B(產業互聯網)春天已經來了,我們要做的就是,坐在時間的列車上。

與移動互聯網時代幾近相似的是,To B(產業互聯網)時代,同樣是以巨頭為首的、從涌入藍海到領地收割的過程。不過,這個時候的巨頭,包括互聯網巨頭和產業巨頭。而這一過程中呈現出來的,將是以行業劃分為代表的全新的To B(產業互聯網)模式和競爭手段。

一、技術從來都是核心底色

 To B(產業互聯網)在國內表現出來的種種跡象,說明當前國內的技術能力已經真正意義上可以與市場需求相匹配了。

對于紅利殆盡的To C(移動互聯網)企業來說,To B(產業互聯網)的未來很值得想象。不過最大的前提是,技術要夠硬。

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里,中國信息技術的商業大潮呈現出來的是C端太熱、彎道超車;B端太冷、滯后于歐美的發展狀態。

這背后,有三個原因值得關注:

第一,從技術方面來看,歷史原因造成了中國通用型科技企業比歐美要弱。

比如,從工業革命以來,中國一直在學習和追趕西方在蒸汽機、電力、鐵路、航空、互聯網等基礎設施型技術。今天中國才在某些技術領域趕超歐美,讓世界驚嘆不已。不過,這是后話。

第二,從行業發展看來,過去一段時間,中國產業在數字化方面投入不夠,在IT領域的技術滲透率很低。

但是美國卻已經經歷過了企業信息化、云化、智能化等過程。所以接下來,中國的大部分企業也要經歷這個過程。

第三,從企業自身來看,在過去十年里,中國的人力成本上升了五倍之多,企業都希望通過科技效能提升效率。也就是說,B端的技術需求將越來越多。

時間從來不會開倒車,在經歷了改革開放40年的發展之后,中國的科技發展已今非昔比。

如今,中國在互聯網、PaaS(平臺即服務)、SaaS(軟件即服務)、人工智能(AI)、區塊鏈(Blockchain)、云服務(Cloud)、大數據(big Data)和第五代無線通信(5G/IOT)等新技術方面突飛猛進,而這些技術正在賦能B端。

對科技企業來說,因為自身相對強大的技術實力,使它們在to B(產業互聯網)業務的拓展上,可以利用科技助力行業、重構行業,也就有了在to B(產業互聯網)藍海逐浪的可能。

如果說中國錯過了蒸汽機時代的第一次產業革命、電力技術的第二次產業革命、計算機及信息技術的第三次產業革命,那么在產業互聯網的數字科技時代,中國正走在新的機會和可能性上。

京東數科CEO陳生強對“數字科技”有過這樣一段表述:

從本質上看,數字科技是以互聯網和實體經濟既有知識儲備和數據為基礎,以不斷發展的前沿科技為動力,著力于實體經濟與科技的融合,推動實體經濟各行各業實現互聯網化、數字化和智能化,最終實現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提升用戶體驗、增加收入和模式升級。

今天,中國產業互聯網的數字科技有這樣幾個特點:

1.數字科技正在覆蓋全行業

如今,數字科技已經滲透到社會幾乎所有領域,包括政治、經濟、文化、醫療預防、金融、農業、能源、城市管理等全部行業。

2.數字科技正在融合和創新

一方面,互聯網大數據、機器學習、人工智能、物聯網、區塊鏈、自動機器人等等技術,正在從獨立發展走向技術融合;

另一方面,數字科技的創新已經不僅是單點的科技創新,交叉創新、系統創新、集成創新成為主流。

3.數字技術具有包容性和普惠特征,對人類社會的正面積極作用遠遠超過問題和挑戰

這一輪以數字科技為主導的新科技革命在未來的10-20年甚至更長時間內將持續引領前沿技術進步方向,并且將深刻影響各個產業。

普華永道曾預計,未來十年將迎來一個技術滲透全行業的深度發展期,科技滲透率最高的行業為TMT、金融、零售、醫療及交通運輸等。

二、生態共建是產業發展的必然

馬云說,有對手是很快樂的事情。尤其在面對產業變革這塊大肥肉的時候。

對于已瓜分殆盡的To C市場(消費互聯網),企業級服務市場大到人人垂涎:

根據普華永道發布的《科技賦能B端新趨勢白皮書》預計,到2025年,T2B2C(T指科技,B指商家,C指用戶)模式給科技企業帶來的整體市值將高達40至50萬億元人民幣。而中國移動互聯網2018年的市場規模僅為8.42萬億元。

咨詢機構IDC的一項CEO調查也顯示,在中國1000強企業中,有超過一半的企業已把數字化轉型作為企業的戰略核心,這為市場帶來了巨大的想象空間。

在過去的一年時間里,以阿里巴巴、騰訊、京東、百度、字節跳動、小米等等眾多互聯網企業,開始把B端企業客戶變成了它們跑馬圈地的對象。

它們以科技賦能的名義,希望幫助各行各業的企業,進行業務模式、運營模式和商業模式的數字化、智能化變革。

根本原因就在于,它們在云計算、人工智能、大數據,甚至物聯網、區塊鏈、網絡安全等新一代信息技術的深入積累、研究和應用,讓它們具備向產業跑馬圈地的實力。

但是,在數字經濟面前,無論是阿里、騰訊、京東、百度還是谷歌這樣的企業,都將受到挑戰。

馬云曾提到,“每一個技術革命大概都有50年,前20年是技術突破,后30年是技術的全面應用。今天,數字技術革命已經進入了后30年,未來數據將是重要的生產資料,計算是生產力,互聯網是生產關系,未來不運用數據,可能要比不用電更加可怕。”

過去一段時間里,對于實力強大的科技巨頭來說,產業布局的格局之戰,遠比它們的技術之爭更顯殺傷力。

在產業互聯網時代,重視云服務也已經成為互聯網經濟界的共識。像Facebook、谷歌、亞馬遜等國際巨頭在實現從C端到B端的轉型過程中,都認識到云計算的極端重要性。

在國內,阿里在云服務建設上,馬云敢說第一,沒人敢說第二。

阿里云是阿里巴巴在2009年成立的新公司,主要項目是云計算和人工智能。

最初,很多人不看好這件事,但是經過多年的堅持和投入,如今,阿里云已經成為亞洲最大、全球前三的云計算廠商,僅次于亞馬遜和微軟,形成了全球3A(AWS、Azure、Alibaba Cloud)云計算陣營。

對外服務方面,阿里云早已經開始推動計算新技術與傳統產業融合,僅拿城市大腦來說,就已經在北京、上海、澳門、杭州、吉隆坡等多個城市落地,推動各大城市的全產業發展。

由此看來,在用自身強大的計算力創造新的商業價值這條道路上,阿里云已經走得很遠。

阿里巴巴CTO兼任阿里云智能總裁張建鋒(花名:行癲)曾提到,“未來阿里巴巴經濟體內的To B服務,都會通過阿里云平臺對外輸出。”

數字經濟時代,阿里的To B(產業互聯網)實力,不容分說。

此外,騰訊、京東、百度、字節跳動等,在To B這件事情上,動作和招式與阿里一樣,都是不走尋常路(只是你看不懂而已)。比如字節跳動的出海之路。

我們都知道,很多大型的互聯網企業,開發平臺和系統,首先是為了滿足自己的需求,在經過多年實踐和優化之后,他們的平臺和系統成熟之后,就會轉移到幫助其他類似企業提高內部管理和運營效率。

最典型的就是國外的亞馬遜,它的云計算服務最初就是在自身云平臺的基礎上發展而來的。

在國內,字節跳動就選擇了通過這樣的方式進入To B市場。

2019年4月,字節跳動的第一個海外+To B產品Lark正式與外界見面。

Lark是字節跳動企業即時通訊產品,傳聞這款產品從 2017年11月就有了。據 technode 的報道,在2018 年11月份,字節跳動用Lark取代釘釘,成為字節跳動內部溝通與合作的平臺。之后,又經過了兩年的孵化和內部使用,Lark才浮出水面。

字節跳動轉身To B可以理解,但是為什么選擇出海呢?

這首先可能是基于張一鳴的判斷。

在2016年11月的烏鎮互聯網大會上,張一鳴指出:“中國的互聯網人口,只占全球互聯網人口的五分之一,如果不在全球配置資源,追求規模化效應的產品,五分之一,無法跟五分之四競爭,所以出海是必然的。”

是Lark不想和釘釘及企業微信的“正面剛”嗎?實際上海外市場的辦公場景爭奪站更加激烈。

根據Gartner的數據,微軟的Office套件控制了近88%的市場。谷歌基于云的文檔、電子表格和演示應用程序G Suite位居第二,9.7%。

自媒體亂翻書認為,Lark對標的并不是釘釘,而是G suite。Lark的協作文檔和共享日歷功能分別與Google Docs和Google Calendar非常相似。

“Lark的定位是做移動時代年輕的office365與谷歌G Suite。面向海外,產品主打移動化,輕量化。”

盡管海外的競爭更加激烈,但是更大的機會也在這里。所以這樣看來,出海+To B,可以說是字節跳動的正確選擇。

從阿里、字節跳動的產業眼光來看,阿里顯然屬于高瞻遠矚型,字節跳動屬于初生牛犢不怕虎,直接出海獲取流量是市場。

相比它們而言,騰訊屬于務實型。

2018年9月30日,騰訊進行了自成立以來的第三次重大組織架構調整。原有七大事業群(BG)重組整合,新成立云與智慧產業事業群(CSIG)、平臺與內容事業群(PCG)。

這次是騰訊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架構調整。

這次調整,成立了完全To B(產業互聯網)的大業務單元:云與智慧產業事業群(CSIG)。

騰訊總裁劉熾平曾反復強調,互聯網下半場競爭的勝負關鍵就是把消費者和產業對接起來。新的CSIG將整合智慧零售、教育、醫療、安全、LBS等各行業的解決方案,以騰訊云為技術基礎構筑從C端到To B的堅實橋梁。

啟動與每日優鮮的戰略合作,就被視為騰訊To B的關鍵嘗試。

騰訊是中國數據、流量和觸點能力最強的公司,而每日優鮮過去的創新集中在供給側、物流、倉配和商品供應鏈端。

在騰訊智慧零售的能力支持,每日優鮮正式啟動了“智鮮千億計劃”。未來,每日優鮮將在騰訊智慧零售的賦能之下,通過“智慧營銷”、“智慧物流”和“智慧供應鏈”三大規劃,加速生鮮零售全價值鏈的數字化、智能化升級,計劃在2021年實現千億規模的GMV(商品交易總額)。

騰訊公司副總裁、騰訊智慧零售負責人林璟驊曾說道:“智慧或者數字化的本質是以人為商業的核心,通過與客戶服務觸點的多元化、服務的數字化,讓企業經營更加智慧和高效。”

在這個問題上,跨國企業麥當勞最深有體會。

在今年的中國綠公司年會上,中信資本董事長兼 CEO、金拱門(中國)有限公司董事會主席張懿宸曾提到這樣一段話:

“我剛接手麥當勞時就意識到要充分利用支付寶和微信,而這點在美國是想不到的。

所以,我特地跟麥當勞總部CEO打招呼,請他一定要把全球IT的頭兒請過來,需要把全球的IT系統放開。 “他們過來后看了整個中國數字化的方案,覺得難以置信,同意做一個全球的APP,但提出需要九個月時間。我說,在中國這個時間太長,最后提出允許我們和騰訊小程序的合作,用了六個星期就把APP做出來了。

對每個客戶都知道他是誰,買了什么東西,花了多少錢,多長時間來一次,這些大數據對于我們整體的業務發展,包括對新產品的推出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截止到2018年年底,這個APP上已經有7500萬個會員,這在美國完全無法想象。

利用新的數字化營銷,推出了麥當勞早餐的粥、油條,但是這些新產品往往大家不會注意,我們用數字化的營銷,和支付寶合作,用支付寶的定位信息。

早餐時間100米內我們在支付寶上推送餐券、優惠、折扣,從我們接手的時候早餐僅僅占銷售的7%,到今天增長到15%,這些都是中國數字化的環境和水平帶來的。”

無論是互聯網時代還是數字經濟時代,企業間的競爭與合作并存一直都是常態。

如今,產業互聯網的大背景 下,無論是阿里在云計算的布局、字節跳動的出海戰略,還是騰訊與每日優鮮的戰略合作,本質上都在強調,早布局,早圈地,早合作,早共享,早生態,早共建。

產業互聯網研究者聯盟專家 、阿里巴巴產業互聯網研究中心主任陳威如曾提到:

未來十年,是從消費互聯化到產業互聯化的全面協同升級,要進行全場景、全鏈路的數字化、互聯化、智能化。平臺化能夠改變生產關系,讓生產關系從博弈到共贏。

做平臺的一個關鍵點是:連接上下游之后,還能持續創造價值。發展平臺最重要的不是推出一流的硬件設備,而是平衡相關方的利益關系,使平臺各方參與者都能夠從平臺獲利,建立共羸的產業生態圈。

而如何打造一個健康可持續的數字化生態,將是所有企業在這一過程中需要面對和解決的新課題。

三、產業互聯網時代,

新巨頭的名字叫“強+強”、“優+優”

互聯網時代流行一句話:“在這個時代,你永遠不知道你的對手是誰。”在產業互聯網時代,這句話依然適用。

巨頭還是巨頭,巨頭正在崛起。

過去,互聯網巨頭、傳統企業巨頭、獨角獸、創新企業等等,都各司其職、分工明確,共同分食互聯網的大紅利。而在過程中,它們積累和發展的能力并不能通吃產業大餐。

比如,它們擅長C端消費者服務、擅長數據分析、擅長技術研發、擅長模式創新,但是落到細分行業,它們就是門外漢。

畢竟,中國的產業十分豐富,存在多種生產力水平。每個行業的發展情況也有所不同,比如農業、工業制造業,門檻之高,外行很難稱霸。何況互聯網企業從沒干過臟活、累活。

這一次的產業互聯網,就是互聯網巨頭和傳統產業巨頭“鏈接”的好機會。這種鏈接的目的就是基于產業互聯網的發展初衷:效率。

京東數科開啟的“豬圈數字革命”,就是一個科技企業與農業養殖深度鏈接的案例。

京東數字科技把自己獨創的“養殖巡檢機器人”、“飼喂機器人”、“3D農業級攝像頭”等先進設備串在一起,建立了一整套的智能化技術,改造了整個養豬場,實現了全產業鏈的智能化升級,而“豬臉識別”是其中最被大眾記住的一個應用。

在養豬場里,具有“豬臉識別”技術的巡檢機器人,不但認得每一頭豬,還能知道這頭豬需要吃多少,這在傳統養豬場里幾乎是不可能的,并且每頭豬的數據和另一個智能飼喂機器人同步,可以做到不讓豬少吃一口,也不讓豬多吃一口。

目前,京東農牧智能養殖解決方案已經落地,已經在吉林省長白山的兩個養殖園區的100多棟山黑豬豬舍里進行了部署。  

如今,無論是農業養殖還是傳統制造業,數字科技與各產業鏈接,只會讓產業越來越高效。

在需求匹配方面,互聯網科技巨頭可以給產業提供供給方與需求方的連接。

在過程優化方面,產業可以依靠互聯網科技企業數據和新技術優化運營與服務。

在協同生態方面,可以共同組成生產網絡,在資金、供應鏈、物流、客戶等層面實現協同。

比如,在制造領域,可以通過強強聯合,通過數字化管理和智能生產讓幾乎任何一種需求、任何一個細分領域的訂單都能夠被快速、準確地響應;

在教育和醫療領域,可以讓學員和病患的需求可以在人工智能和網絡平臺的幫助下實現一對一的匹配;

……

未來已來。我們將看到的,是一個光明的未來。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世界經理人立場。如若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 世界經理人:自1999年創立以來,世界經理人網站(www.118148.live)致力于引導職業經理人實現卓越管理,以專業的形象為經理人用戶全方位提供最佳管理資訊服務和互動平臺。

相關文章

產業互聯網創業的三個切入點

從AI加速器,看騰訊ToB生態的點、線與面

未來十年,產業互聯網會有哪些轉變?

產業互聯網和消費互聯網融合創新,會帶來哪些改變?

從金融到數字科技,京東究竟走出了一條怎樣的金融科技進化論?

今日聚焦

守正創新 共謀遠略 | 世界經理人2019“十大”論壇圓滿落幕

誰在為直播電商大流量焦慮?

智能家居的2020,究竟要收拾多少“爛攤子”?

關于民族經濟振興模式創新思考

新零售的新趨勢:拆解KKV模式亮點,尋找行業創新源泉

廣告
廣告

熱門排行榜

  • 熱門
  • 經典
  • 管理
  • 文章
  • 論壇
  • 博客
 
 
 
資訊訂閱
世界經理人 iPhone APP
世界經理人 微信公眾號
全民欢乐捕鱼兑换码领取